返回

黛色霜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90 宿命牵
    平生跪在玉清境玄都玉京仙府府门前整整十日十夜,只为求见浮黎元始天尊。

    即便他不声不响,一派低眉敛目,丝毫没有提及自己已经恢复了记忆,但那平静之中带着阴霾的脸色,却已是令原本心存侥幸的御国紫光夫人心中大呼糟糕,尔后,得到消息后赶来的其余十位帝君,更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劝慰。

    对于千色,每一位知情的神祗心里都有着难以洗刷的内疚感与罪恶感。在他们看来,他们的选择都是以大局为重,可他们其实未尝不是在接受良心的审判。他们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这事的真相一旦被平生知悉,那么,便就是无法想象的灾难。原本,那三途河的忘川水是万无一失的,平生即便是有怀疑,有困惑,也是决计不能想起一切的,可谁又能料到,那女子的深情竟然能在千年之后仍旧对平生造成影响,使得他将那忘川水给吐了出来!?

    蓦然回,惊觉伊人已逝,依照平生当初对她的专情,又怎么可能就此罢休?

    然而,这一切对于平生而言,却更有着难以言喻的辛酸和苦楚。

    当初在玄都玉京不经意间遇上芽芽和苗苗,他自然曾经怀疑过这两个小娃儿是自己的孩儿。毕竟,神魔大战之前,他与千色在鄢山之上的确是意乱情迷,有过一宿的露水姻缘,那是怎生一番缠绵旖旎,他自是难以忘怀。所以,在得知云泽元君有所隐瞒之后,他也知道要知悉真相,恐怕也只得唯一的办法。就这么思虑了许久,他终于下定决心上鄢山去,亲自向千色求证。那时,他打算着,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么,他便是迫了她,也要带她回紫微垣去,好生照料。然而,一切的假设都是他自以为千色还好好地活着,当真相呈现在眼前,他几乎是痛不欲生。

    难怪他以往总觉得她看自己的眼神很是奇怪,原来,他与她的渊源那般深,那般长,她不仅仅是他的师父,更是他许诺了要生生世世追随,要将她疼入心坎的女子,他怎么能将她忘记了?

    怎么能?!

    他怎么能任由她在锁妖塔中受了百余年生不如死的煎熬,而自己毫不知情?

    他怎么能任由她为了救他,将那颗心再挖出来还给他却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而自己却一无所知?

    甚至于,她早已经魂飞魄散了,而他却还自以为是地放放心心,认为她还在鄢山之上避世隐居!

    他的千色,她一定是等候了许久,失望了无数次之后,不相信他还会回来,所以,绝望而伤心地离他而去了罢……

    只是,她这一去,他纵使后知后觉地回来了,又该到何处再去寻觅她的踪影?

    毕竟,这天地之间,已是没有她了……

    知道这事再怎么也躲不过可,浮黎元始天尊已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这才姗姗来迟地出现在玄都玉京仙府的府邸门口。“平生,你跪在这里做什么?”他虽然蹙着眉,可面容之上保持着镇定,颇有些明知故问的意味。

    平生俯下身子,虔诚而恭敬地以额头贴地,虽然是乞求,可言辞却是不卑不亢:“但求天尊指点,平生寄望能找回妻子,找回——”他顿了顿,这才道出那未曾严明的真相:“找回芽芽和苗苗的娘……”

    此言一出,别说是御国紫光夫人与浮黎元始天尊倍觉惊讶,就连躲在仙府府邸屋梁上一看热闹的芽芽和苗苗也不仅倒抽了一口冷气,面面相觑。

    “他在这里跪了这么许久,就是为了要找我们的娘?!”芽芽张大了嘴,因为太过惊讶,嘴里尚未咀嚼的葵花籽掉了出来,他也没觉,好半晌才闭上嘴,咽了口唾沫,居高临下指着跪在地上的平生:“那他不就是——”

    对于这个事实,苗苗倒显得冷静多了:“很明显,他就是我们的爹。”应了一声之后,苗苗冲着芽芽做了个噤声的饰,尔后转过头去,微微撅了撅嘴,继续关注下头的情势。

    眼眸中带着不忍,浮黎元始天尊沉默了许久,终是开口:“平生,一切俱是天意,你又何必如此执着?”看着跪在地上一动不动,丝毫不肯妥协的平生,他紧紧皱眉,从其间可窥出他的为难:“那只小妖雀福微祚薄,本就是永世孤鸾的命格,即便过不了天劫,这也是她自身修行的欠缺,如今能留下芽芽和苗苗,也算是你对她的恩赐了……”

    平生听得心凉,尤其是那所谓的“恩赐”,更是让他心中原本的愧疚汹涌成了浪潮,突兀地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酸涩。“我对她的恩赐……我对她的恩赐……”他低低地重复着,直起身,抬起头,直视着浮黎元始天尊,只觉啼笑皆非,哭笑不得。

    明明是他负了她,可到了天尊口中,怎么就成了是他给她的恩赐?

    她应允的事,件件都做到了,而他应了她的生生世世却是遥遥无期。

    这,竟然也算是他给她的恩赐!?

    “姻缘于她,乃是善念累积。”将平生的声色举止然尽收眼中,见他似乎是不明了其中的道理,浮黎元始天尊只得无奈地微微叹了一口气,敛着长须,须臾,他沉声开口,清瘦的面容上带着漠然与淡定,缓缓道出两人之间的纠葛:“当初,她因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