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黛色霜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8 罗刹姬
    赵家不愧是染绸镇的第一富户,据说,染绸镇的居民几乎都是倚仗着赵家的生意过活,女人们大多在绣坊和织坊里做绣女或者织娘,而男人们便大多是在染坊里做佣工,或者在赵家的布庄里干体力活,就连那些开客栈食摊的,也大多是为各处来赵家买布匹的人行方便。

    入了赵府之后,青玄只觉得自己的眼都快不够用了。且不说别的,单单是赵府之中那雕梁画栋的院落并着曲折弯拐的长廊,便就已经让他咂舌不已了。而素来吝啬的赵富贵也知道千色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处处小心翼翼,言行谨慎恭敬,已不若之前的飞扬跋扈,只惟恐怠慢了她。

    赵管家本将千色和青玄的客房安排在了赵府贵客所居之处,好得他事先打听了一番,听青玄嘀嘀咕咕说“我师父不喜过于奢华”,便将他们的客房又重新做了一番安排,给挪到了偏院最为僻静之处。可谁知,千色仍旧是不满意。

    “我与青玄住一间房就行了。”见赵管家为他们安排了两间客房,她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赵管家,瞳眸淡睨,眉梢上挑,话语虽然直接,语调中却暗含着冷漠。

    “啊!?”赵管家原本就有些战战兢兢,可没想到她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顿时愣了愣,须臾之后,他自以为是地建议:“法师,客房里只有一张床,如今正值初秋,夜间地上凉,你看需不需要给这位小法师弄床席子来?”

    听他这么说,敢情他以为千色会让青玄睡在地上。

    “有一张床就足够了。”千色应了一声,眼眸中流转着淡淡的疏离,尔后,也不管赵管家会不会误会,推门便入了客房。留下赵管家在原地惊异地长大了嘴。

    有一张床就足够了?

    这话多暧昧呀!

    瞧着那赵管家的表情,青玄便知道他是会错了意,以为他们师徒之间有什么不过告人的龌龊事。其实,昨夜他也会错了意,可是到了后来,他才发现,师父一夜抄经,根本就没有歇息片刻,的确只需要一张床就足够了。只不过,见千色一脸平静,浑不在意,他也懒得解释,随着千色的脚步便急匆匆地也入了客房,兀自沉浸在难言的兴奋之中——

    今晚,师父就要教他“入梦之法”了!

    赵管家在原地站了许久,这才回过神来。走出了老远,他才嫌晦气地呸了一声,压低了声音念念叨叨,自言自语:“这年头真是越来越世风日下,早前有那教私塾的与自己的女学生私奔,如今,这女法师竟然与男徒弟明目张胆地同睡一张床……”

    入了夜,用过了晚膳,千色细细地将“入梦之法”的诀窍了告诉青玄。

    这入梦之法乃是窥伺他人心灵之法,入梦则需元神出窍,没个数百年的修为做根基,很难办到。而即便是元神出了窍,没了元神的肉身也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错,她修为不浅,入梦之时只需在肉身上设下仙障便可。可是青玄却不同,青玄到底是凡胎肉身,一个不慎,后果便不堪设想。所以,她需得在一旁细心看护着他的肉身,以防万一。

    青玄早年身子甚弱,即便是在鄢山之上,借着天地灵气养了这么数年,依旧没什么太大的改观。那些在千色看来轻而易举的,他反复试了很多次都没能成功。千色自然知道原因所在,只是无声叹了一口气。

    他虽然天资聪慧,可到底身子太差,原本,她是打算让他再多养几年再行学道修仙的,可是,这一次他私自出了东极,一番因缘际会,也算是他自己结下了善缘,若能好好把握机会,收服了那罗刹姬,于他日后修仙定是百益无害。只可惜,他如今几乎没什么修为,想要成事,只怕太难。

    这样想着,待得他再一次屏息凝气尝试着元神出窍,入人梦境,她索性伸手扼住他后颈的穴道,将内息调匀,源源不断地将自身辛苦修得的仙力输入他的筋骨血脉之中。

    青玄只觉得自己浑身似乎已经变得轻飘飘的,随着风,再往不知名的地方而去,他有些欣喜又有些紧张,知道这大约就是师父所说的元神出窍,只是闭着眼,不断默念着赵富贵的名字,好一会儿之后,才敢睁开眼。

    一片朦胧幻象,蒙蒙白稀的烟雾缭绕,彷佛触手可及,青玄元神破体,置身于赵富贵的梦境之中,只觉周遭的一切俱是被层层迷雾说掩盖,然无法看个真切。过了许久,那迷雾才似是慢慢散去,他才惊觉自己竟然已是身处那染坊之中,而站在他面前的,竟然是赵富贵与另一个陌生男子。

    很显然,赵富贵正在梦境中回忆着自己曾经做过的事!

    那陌生男子显得斯文而清瘦,一身儒袍,像是个读书人,此时,他拉着赵富贵似乎在焦急地询问着什么,而赵富贵却是一脸推脱的笑意。青玄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正想要走近些,听个明白,不料,却见赵富贵趁着那男子转身时,恶狠狠地将他给推入那染缸之中!

    那男子明显始料未及,被染缸中的染料水给呛了几口,刚把头伸出水面,却被赵富贵那粗短有力的手给再度按进了水里,只余下双手胡乱地扑打着!

    渐渐地,那扑打的双手缓了下来,最终,无声无息地飘在那染缸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