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与时光共白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你跟踪我?
    面对她的怨毒,我一笑而过,“原来你只是看上了丘塬那方面的能力!”

    陈蕾已经气的脸成了猪肝色,刚要破口大骂就被我抬手阻止,“对了,给你个建议,你还是重拾老本行吧,那样比待在丘塬身边强多了,你说呢?”

    “你……我要杀了你!你个贱人!”

    “杀我?你不怕一命赔一命吗?”我冷笑起来,渐渐的脸色阴沉下来,“早晚有一天,我会叫你比死还难受!”

    我转身踏着高跟鞋就走,身后传来陈蕾的谩骂。

    可是我已经不在乎了。

    没走多久,我脚步顿住,咬牙环视周围环境,锁定金博翰。

    这是一家超豪华用餐场所,是绿卡与富贵的象征,吃一顿饭将花去我一个月的薪水。

    我被陈蕾刺激,想暂时挤身到上流场所。

    但坐下后我就后悔了,为了点点,我必须更加节俭,不应该鬼使神差的享受豪华大餐。

    我忽然想喝酒。

    我朝侍者招手,“请给我两瓶啤酒。”

    侍者用奇怪的眼神打量我,“小姐,抱歉,我们这里只有高级红酒,没有啤酒,如果你需要,可以去酒吧。”

    我忽然很不耐烦,“有红酒却没啤酒?有高级红酒就没有高级啤酒吗?给我来两瓶高级啤酒。”

    侍者整个一脸懵逼,“实在不好意思,小姐,我们这里没有啤酒,无论高级还是普通……”

    “得!”我抬手,“我不吃了还不行吗?”

    早知道直接走算了,现在搞的周围那些有钱人都看着我,议论纷纷,更多的是鄙夷。

    我刚要起身,头顶传来一道声音,“给她一份鱼子酱饭,再来一份甜蜜森林。”

    我抬头,严鹤笙坐在了我面前。

    他什么时候来的?他不是去公司餐厅吃饭了吗?

    “你跟踪我?”

    “我没这么无聊。”严鹤笙边说边把餐布规范的展开铺在桌边,开始点餐。

    我立马有点不适应,一时手足无措,就这么僵硬的坐着。

    “一个月才二万五工资,这里最便宜的一顿也要花去二万,被丘塬刺激了也不至于跟钱过不去。”

    严鹤笙说的云淡风轻,看来刚才他都看见了,不过应该只听到后半段。

    “我没有被他刺激。”

    “你点的你吃吧,我要去公司完成你交代的任务。”

    严鹤笙起身走到我旁边,竟绅士的帮我铺开餐巾,又拿了一块放在我腿上。

    “你不用害怕,这顿饭我请客。”

    “可这里很贵……”

    话没说完被他打断,他朝我做了个嘘的动作,示意我别破坏气氛。

    这时菜上来了,我尝了一口,味道好到爆。

    严鹤笙意兴阑珊的开始给我介绍这里的厨师,还有各种食料的产地以及搭配。

    他明明说的简单,我却听的绘声绘色。

    气氛渐渐的变的莫名的好……

    直到丘塬出现。

    丘塬走进来一脸不高兴,劈头盖脸的就低声质问我,“崔夕,你今天对陈蕾说话是不是太苛薄了?”

    我火气腾升,冷冷的发问,“你怎么不说她对我说的那些话更令人恶心?”

    “要不是我因为你,才对不想碰她,她不会对你说这些话!”

    严鹤笙顿时脸色阴沉,放下刀叉,冷眼旁观。

    “你胡说什么?这里是公共场合,你出去!”我没好气的下逐客令,胸口的怒火随时都要爆开。

    “那晚你脱衣服勾搭我的事,我的确不该说给蕾蕾听,但我真是无心的!”

    严鹤笙抬眼,瞳孔猛烈一缩,眼底充满杀气。

    这个该死的混蛋,我确定他是故意在严鹤笙跟前说的。

    丘塬还想再说什么,被严鹤笙浑身迸射出的冷森气势震慑。

    餐厅温度骤然降至冰点。

    “滚。”严鹤笙低沉轻吼,脸色阴沉的滴水,有藏不住的愠火。

    丘塬吓的身体一缩,有火却不敢发作,只能对我瞪了一眼就离开了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