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与时光共白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踢废了丘塬?
    换好衣服,我就要带点点离开,刚下楼就被严鹤笙阻止。

    “不吃早饭就走,想要孩子饿肚子?你是怎么当妈的?”

    被严鹤笙这么一说,我反而老脸一红,一时不知怎么反驳。

    他把孩子一下抢过去,放在他身边。

    餐桌上放满了中西式早餐,看着儿子吃的不亦乐乎,我才稍稍安心。

    过程中,我偶尔瞥一眼严鹤笙,和他四目交接时,我急忙移开视线低头吃饭,却依旧能感受到他炙热的目光。

    吃完饭,我把点点送进幼儿园后在车站等车,抬眼看到严鹤笙开着劳斯莱斯幻影从我面前大摇大摆经过,看都不看我一眼。

    这个男人着实让人捉摸不透。

    到了公司,我刚上手就被助理叫到严鹤笙办公室。

    因为梦游的事,我有点尴尬,但工作上不得不交集,我只得硬着头皮进去。

    “严总,什么事?”

    相对我的尴尬,严鹤笙却淡然自若,仿佛早就把早晨的事跑到九霄了。

    “文件整理的不错,今晚不用加班了,下午把十年间设计的‘JULY’款设计图部归纳好给我。”

    十年间这款所有设计图,归纳也需要五小时时间,可我今天必须要找房子,不能耽误啊。

    见我愣神,严鹤笙抬眼不悦的朝我发问,“有问题?”

    “没,可以的。”我心不在焉的回应。

    严鹤笙朝椅背一靠,试图从我脸上找出不寻常的蛛丝马迹,我迅速掩盖。

    他起身逼近我,近距离捕捉我刚才迟钝回应的背后隐藏的原因。

    “严总,没什么事我出去了。”被他看的不自然,我本能想逃,况且手上事还没做完。

    “怎么?还在琢磨半夜怎么爬上我床的?”

    他没来由这么一提,我后背一凉,脸如火烧,开了门就朝外走。

    这个混蛋,有欺负女人的瘾,在外面不够,在公司还拿我取乐。

    接下来的时间,严鹤笙三番五次差遣我去他办公室做各种杂事,比如倒咖啡,打印文件,连倒垃圾桶这种事都叫我做。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我咬碎一口银牙,认了。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我累成了狗。

    看看表,该去吃饭了。

    我离开座位,看到严鹤笙进了专用餐厅电梯,我上了对面的普通电梯。

    我要去外面吃一顿。

    可没想到丘塬又找上了我,“崔夕,我们谈谈。”

    “如果是签字,免了。”

    我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就要绕开他朝前走,却被他抓住手,“你究竟想怎样?你出轨在先,公寓也有我一半财产,你还真想叫我净身出户?”

    我回头,冷笑,“丘塬,你要是选择甩掉陈蕾,我就考虑离婚。”

    反正感情裂口横竖修补不了,那就干脆叫他甩掉陈蕾,这恨能解一点是一点。

    丘塬一副为难,“崔夕,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那就免谈,放手。”

    我刚想要挣脱,这时候陈蕾冲过来,给了我一巴掌,“你这个贱人,昨晚你把丘塬踢废了你知不知道?”

    丘塬被说的尴尬不堪,拽了拽陈蕾的衣袖,却又不好太发作,“别说了,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你还说!”陈蕾回头瞪了他一眼,又转身犀利的扫向我,“要不是她踹你,你能这样吗?你有没有想过我?”

    “蕾蕾,叫她把字签了这事就算了吧……”丘塬好声好气一副商量的口吻。

    陈蕾一把推开他,指着我,“算什么算?崔夕,你必须赔偿丘塬二十万精神损失费,不然我们就以故意伤害罪起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