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与时光共白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别给自己洗白
    我的第一次本想留给我老公的,没想到却被他给夺去了。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呕心。

    “我从不会侵犯一个醉酒的女人,可是你太过粘人,被逼之下才和你发生了关系,不信你看监控!”

    严鹤笙说的满脸不耐烦,随即打开了监控。

    他说的话我原本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但监控里缠住严鹤笙的人确实是我,不仅如此,我在严鹤笙拒绝后,还追到所在酒店的温泉直接抱住了他。

    “我拒绝过你,但是你……哎。”严鹤笙强调。

    他完可以拒绝,不是吗?

    我羞怒的逃离了这个房间。

    回去的飞机上,我一直闷闷不乐。

    这时严鹤笙给我递了一瓶饮料。

    “不喜欢喝?”他说完又递给我一瓶矿泉水,我知道他是有意的。

    一下飞机,我就走的很快。

    “我送你。”他打开车门,我看都没看,就去路边打车。

    他摇下车窗,“我忘了通知你,我收购了你们公司,以后我就是你老板,你签有三年合同,眼下似乎还没到期。”

    “不用你提醒。”

    我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什么心理。

    不管了,回家再说。

    我直接去了幸福路的小公寓,那是我用姥姥留给我的遗产买的,谁都不知道。

    那也是我和丘塬的爱巢。

    今天是我和丘塬结婚纪念日,每次我们都会在那新房子里度过这一天。

    刚到门前,我就发现有一双红色女高跟鞋,里面还传来娇喘。

    我定了定神打开门,却发现我丈夫丘塬和我闺蜜陈蕾在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

    “啊……”

    陈蕾发现是我,惊呼一声,拿被子盖住身体。

    丘塬显然没料到我来,也是一脸慌乱。

    丘塬赤身站我面前。

    “丘塬,真没想到你这么强?看来我今天没白来啊。”

    我眼泪滴落,自嘲大笑起来,看着他反讽。

    这么多年了,我以为他对那事提不起兴趣,今日看来他只是对我提不起兴趣而已。

    巨大的羞辱感袭上心头。

    此刻我应该选择闭嘴离开。

    可是我的双腿像是灌了铅,死活移不动。

    丘塬慌乱中套上裤子,“崔夕,今天不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啊!”

    “就因为明天才是,所以你就准备在纪念日之前好好和她快活一次?”

    我真没想到这个男人这么龌龊,我想痛快的哭却哭不出,只能变为嘶吼。

    “崔夕,你听我说。”没想到他却挡在这个女人面前,“陈蕾是我闺蜜,她才回到这座城市,就想来看看我。”

    “所以就看到床上去了?你能保证她在国外就没有和别人发生过关系吗?你还真不嫌脏。”

    丘塬脸色铁青的难看起来,“你知道陈蕾从小和我有婚约,要不是她去了外地发展,我也不会和你在一起,现在终于见到了,气氛好在一起不是很正常吗?你就不能理解我一下?”

    我诧异,真没想到,他能说出这样厚颜无耻没有道德的话来。

    这时,陈蕾走下床,满目狰狞,“崔夕,你自己就没错吗?管不住丈夫还赖别人,要说丘塬有责任,你也没有尽到做妻子的义务,你以为能给自己洗白?”

    洗白?

    想到严鹤笙和自己的关系,我是怎么都洗不白了。

    我气的一巴掌扇在陈蕾脸上,这一掌几乎用尽了力气,我手心犯麻。

    陈蕾当即一脸委屈的哭了,丘塬粗鲁的把我拽去另一个房间,还上了锁。

    不一会,我就听到开门声,接着是高跟鞋走远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