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与时光共白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我要告你!
    我叫崔夕,今年28岁,结婚已经四年了。

    我和丈夫丘塬是大学恋人,毕了业就开始谈婚论嫁了。

    丘塬家很穷,我妈坚决反对我们,若不是我以死相逼,她绝不会同意我俩结婚的。

    我本以为我们两情相悦,婚后生活一定幸福和谐,可是事实证明我想错了。

    我过的一点不好,甚至有些有苦难言。

    不知什么原因,丘塬在床上对我根本没啥感觉,即使我费劲心机去诱惑他,也无济于事。

    最主要的是,我想有个自己的宝宝。

    可是眼下一切都成了泡影。

    我清晰记得,大学校园里他身体是有感觉的。

    可眼下又是怎么回事?

    我每次咨询情况,他都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出因为所以然来。

    我想这种事是每个男人的耻辱,我理解他,也没有责怪他,心中却想着一定要多挣点钱,然后去国外给他治疗男性问题。

    可是让人气恼的是,我理解丈夫,可是婆婆却根本不理解我。

    结婚几年来,她总是借我不能生育为由,经常给我小鞋穿,甚至在公共场合和亲朋好友面前辱骂我,说我是不下蛋的鸡。

    为了家庭和睦,我一直没告诉他们真相。

    不过我有点不明白,婆婆羞辱我的时候,丘塬很多次都在场的,为啥他都是冷眼旁观呢??

    可能是男人的尊严吧,这是我为他找的看似最合理的解释。

    最近婆婆又催生了,说年底再不怀上个一男半女,就让儿子和我离婚。

    我心里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看来解决他男性问题已经迫在眉睫了,所以我最近工作异常努力,几乎天天加班加点。

    正是因为我的辛勤付出,公司对我提拔很快,我居然成了宏昆珠宝公司总经理助理,月薪也2万多块了。

    可是钱还是不太够。

    为了能尽快积累财富,我接下了一个出差外出展示珠宝的任务,据说报酬不菲。

    可我万万没想到,因为这次出差,我整个人生被颠覆了。

    我坐了很久的飞机,本以为可以休息,却没想到当晚被三令五申的要求去酒店。

    这次展览的幕后老板叫严鹤笙,是G城首富,年少多金,在国领域都有分店,几乎垄断钻石行业。

    这样的老总我自然不敢得罪。

    严鹤笙本人的确挺英俊的,但是我却没点好感。

    资本家都是靠喝老百姓的血液上位的。

    酒店包间里,我被迫穿着比基尼充当模特,手带钻石,硬着头皮摆弄各种姿势,只为了展示钻石夺目璀璨的光芒。

    这要是放在以前,我打死也不会做的,可是眼下为了生活,我不得不低头。

    现场除了几个美国佬,唯一的黄种人也就是他了。

    我想向他求救,尽快停止这羞辱人的展览,向他频频使眼神。

    可他却视而不见,闲情雅致地坐在桌边自饮。

    展览之后,我又被要求陪酒,我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反正最后我不省人事了。

    等我醒来,一阵刺痛穿透我身体。

    酒精瞬间跑光,我睁眼,看到了严鹤笙。

    最后我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看着落地镜中狼狈的自己,我恼怒的扫向走出浴室的男人,“我要告你强奸!”

    严鹤笙无视我的恼怒,“去吧,反正是你主动的!”

    “连酗酒的女人都不放过!”

    我蜷缩在床脚,恨恨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