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夫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他不悦了
    “绣云坊的掌柜,请我去给她帮工,不过也不是每天都待在那里,五天一次。每卖出一百文,我就可以分十文。”

    “平日家里也没什么事,我想应了这事,不过娘和云清若是不同意,我便不去。”苏槿杏眸扫过两人,打量着两人的神情。

    祁云清心里莫名的松了一口气,想到她说的话,并没有第一时间开口。

    李荷也没有出声,眼眸复杂的看了苏槿一眼,嘴唇蠕动了一下。

    其实苏槿有个青梅竹马,是石家大房的大儿石临沂,石原的大哥。

    这孩子在村里也算有出息,模样周正,上过几年私塾。

    因为镇试没过,便留镇上赚钱,如今在镇上开了一个杂货铺,虽不说多有家底,但实在比祁家好上太多。

    要说这孩子和苏槿也算般配,只是可惜苏槿有个烂赌的爹苏汉,手里一旦有几文钱便去镇上赌博。

    可他不想想赌场的钱哪能好拿。

    苏汉十有九次都是输,输了银子就带着赌坊的人去苏汉杂货铺要银子。

    许是石临沂看在苏槿的份上,便给了这笔钱。

    后来被石临沂的娘石魏氏知道,便带着石家房人上苏家闹了,非要苏家还银子,苏强却不想给这笔银子。

    石魏氏便指着苏槿的鼻子臭骂,说她臭不要脸贴着石临沂不肯放。

    苏槿当时便出了苏家跳河了,若不被人给救起来了,恐怕现在早就死了。

    这事闹到这个地步,村长也不得不出面了,勒令苏家归还银子。

    苏强才咬着牙凑了三两银子给石家。

    可苏汉死性不改,没过多久,又输了二两银子。

    苏家老爷子不肯再拿银子出来了,苏汉的主意便动在了苏槿头上,想将她卖进青楼。

    听说是苏槿的阿奶苏贾氏坚决不同意,才留住了苏槿。

    后来不知怎么苏槿的娘苏宁氏找到她,说是给她二两银子,就将苏槿卖给祁家当媳妇。

    其实苏槿的以前在村子里风评挺好,人长得好看,又勤快。

    她考虑了一下,便咬牙同意了。

    她每想起这事就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苏槿和村中的所说完不一样。

    活不干也就罢了,喜欢偷拿她藏好的银子,可也不见她买些什么东西回来。

    所幸现在苏槿变好了,她这心才安了一些。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问出来,“槿儿,你去镇上,是不是因为石家那孩子?”说着笑了笑,又道:“你也甭不好意思,娘从你们这个年纪过来的,对人有好感是很正常。”

    “但是你也嫁给云清了,好好的过日子比什么都好。”

    石家那孩子?

    苏槿这才想起石临沂这号人,其实原身本身不坏,但对祁家来说确实有些不厚道。

    说到底还是怪原身的爹。

    从苏家和石家闹过之后,苏汉死性不改依旧问着石临沂要钱,还专门趁石魏氏不在的时候。

    石临沂看在原身的份上就给了,原身也是后来无意听醉酒的苏汉说起。

    原身便想方设法还石临沂的银子,后来心思就动到李荷的苦命钱上。

    不知是不是应了那句多行不义必自毙,原身也因此付出了生命。

    对上祁云清幽深的眸子和李荷复杂的眼神,她莞尔一笑,“娘多虑了,槿儿现在只想好好的照顾你和云清,至于和石家大哥早就没有来往了。”

    闻言,李荷松了一口气,但祁云清此刻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受,她这是间接承认以前对石临沂有好感。

    难怪他给和离书时,她什么都没问,甚至不在乎。

    原来是她心里装了人,所以根本就不在乎他怎么样。

    他心里自嘲一笑,手捏着袖口的布包渐渐加大了力气,仿佛要将它捏碎。

    “若是云清同意,娘也没什么意见。”

    李荷瞥了一眼薄唇微微抿上的祁云清,好歹也跟他生活了十几年,心里还是知道他这是不悦了。

    算了,小两口的事情就留给他们自己处理。

    她站起身又道:“娘去做饭了。”随后走出了屋子。

    屋子一片安静。

    苏槿看向对面祁云清,他神色上看不出有什么,但她感受到他这会心情不太好,轻声询问道:“云清若是不同意,我便不去。”

    她也知道女子抛头露面,对于夫家来说是件伤风败俗之事。

    哎,还是等云清明年考上了秀才,她再同李荷说和离之事。

    祁云清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几秒之后,冷不丁冒出一句话道:“若你仅仅是为了想补贴家用,我不会同意。”

    “我能养活你和娘,你们不必操心。”

    苏槿咬了咬嘴唇,“云清,补贴家用只算一部分原因,日后我总得要自己一个人生活,有个谋生的地方对我来说也是一条活路。”

    “只要你安份,我会一直养你。”祁云清沉声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