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侠义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章 传说之事
    日上竿头,东方既白,天光悬照,鸟雀清鸣。

    众人背上了行囊,分作两批队伍,一方迎着东边太阳,一方则向南而行。

    郑浪对于昨夜的事似仍耿耿于怀,眼神不时瞟向丁耒等人,特别是落在言思的身上,更是上下扫视,肆无忌惮。

    张质笑了笑,拱手与陈飞宇和郑浪道别:“我们任务既已完成,此次各回各派,恐今后也未必有机会再见,张某给众位赠一句言,一路平安!”

    袁远空也遥遥拱手,脸上总算松懈了几分。

    他们这四名弟子,看起来十分和谐,实际上暗流汹涌,表面工夫做得不错而已。

    郑浪没有说话,一脸的淡漠,而陈飞宇则眼睛微张,缓缓道:“也还是有机会的,毕竟大夏军队还未退却,此番回门派顶多休整一二,就怕张兄不愿意见我等。”

    “怎么会?我张某一向磊落大气,和你们合作这几日,也是非常安逸。”张质皮笑肉不笑,他知道陈飞宇是在暗自诽说他。

    陈飞宇闭口不谈,招了招手,便有二十余名外门弟子,跟随而来。郑浪身后也同样二十几名外门弟子,各个服饰各异,身材雄壮,纷纷从树林中牵马。这些马匹之前掩藏比较深,在树林深处的水潭边,如今部带来,却是汇成一股不小的洪流。

    便见郑浪、陈飞宇二人上马,回头道了一句:“各位再会!”

    这二人身后,马蹄不断,几乎人人策马扬鞭,奔驰远方,不多时已从山间小道落下,身影消失。

    直到二人一队人整体消失,张质这才回过脸来:“他们既然走了,我们也便出发吧。”

    身后的丁耒已落在马上,言思却不善骑马,看着丁耒道:“丁大哥,马儿太急,我怕摔下去,我想跟你同乘。”

    丁耒苦笑道:“男女授受不亲,与我同乘怕影响不好,你名节要紧。”

    “丁大哥,我……”言思张口欲言,却听张质道:“丁兄弟,反正青梅竹马,又何要紧,你呀,这人就是太过执着表象了,只要心正,处处都是高风亮节。”

    丁耒这才惭愧点头,将言思扶上马匹。

    言思拦腰抱住了丁耒,丁耒脸颊顿时染上了一层火红,感受到了少女的幽香,镇定了下精神:“坐好了!”

    言思轻轻“嗯”了一声,抱得更加严实,几乎贴在了丁耒的身上。

    这一切被张质看在眼里,不禁淡笑一声,然后“驾”地一下疾呼,便带头从山上冲了下去。

    身后滚滚如潮水一般的马队,纷纷赶来,丁耒左右不自在,却还是稳住了心神,安心驾马。

    由山间到山脚,一路冬草相送,枯木相随,阳光不知何时暖照而下,众人都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昨日实在情势紧张,却也杀了不少大夏敌军,虽然只救下了一部分百姓,却已算是完成了宗门任务。

    如今百姓也分为两批,一批让郑浪等人带走,一批则跟随丁耒等人。

    因有百姓,也走得不快,但重在沉稳,以张质与袁远空带头,也正好观察周围,看有没有敌军埋伏。

    还好昨日之后,大林城已为空城,远处能见大林城概貌,一片死寂,昏惑难测,沉沉巍巍。

    丁耒扫过最后一眼大林城,这个相伴多年的城池,如今却变成了这样,真的是人生难料,心中不觉凉意纷纷。如今未曾找到洛莺与师娘,他心结难解,一番自我感叹,随即逐渐远去。

    苍岩城是他此行的目标。

    一路上倒是平静,毕竟往南行径,不比东方那边波折,东方毕竟有大夏军队攻城略地,虽不知郑浪他们如何回宗,但眼下自己这边没什么危险,却也可以给言思等人一个安上的交代。

    兴许是言思没睡好,累了,半途就倚靠在丁耒的身上,昏昏晃晃的。

    几个时辰过去,众人已经行路了百里,一路渐渐繁花绽放,却是冬日奇景,这些花都是腊梅,梅花几度,春秋万千,古人写了不少咏梅的诗句,丁耒见着这片花红迷眼,粉蕊清姿,也不禁觉得心生气魄:“冬来腊月雪未裹,梅开二度何其多。纵使天寒心依旧,但愿此生不蹉跎。”

    “好一个但愿此生不蹉跎,丁耒,你倒是文化人,我很佩服你的诗中气节,有如寒流新日,冷冷寒冬中更生一番暖意,你怎么不去考取功名做个文士?非要在江湖里打拼?”张质赞誉道。

    他很佩服丁耒的文化,虽然才认识一日,却知丁耒一身文人魄力,文胆雄浑,又有一身武功,这样的人似乎不该浪迹世间,应该邀功求官,或是做一方豪绅,怎么会沦落于此?

    丁耒早就看出张质的想法,叹息道:“哎,是国不用我,非我不爱国,如今考取功名,哪有那么简单,不说竞争激烈,不少学子更是攀权附贵,内幕重重,国之如此,我即便再如何求取,也终究是卑微落魄。”

    张质闻言,先是一愣,接着也道:“想我几年前,曾经也想过报效祖国,征战沙场,几十年前中原大地,还未成九王一帝,分疆裂土,那时候多少能人异士,只是战争让一切变了。如今更是外敌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