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侠义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章 剑法威力
    剑如弦铮,波荡起伏,一道平静如镜的反光,随着细密的雨珠,落在军卒的喉咙上。

    一剑刹那,漫空血花,如同张开的花蕊,鲜红欲滴,丝丝落地,剑身留迹,丁耒猛的一抖,剑花微张,掸起一蓬流苏。

    眼前的军卒,恍然失神,只觉喉咙疼痛,如撕裂一般,紧接着捂着喉咙,仰头倒落,长戟被丁耒反手一甩,当作一杆长鞭,硬生生砸在了军卒的面目上,此人更添惨叫,却哑口难呼,在地上挣扎不停。

    丁耒最后一剑落下,干脆利落地了结了此人的性命。

    生死不过转瞬,他如今真正面临危机,却是爆发出了常人难有的意志力,他的剑虽拙钝,却悠远绵长,虽还没有衍生意境,却有自己的意思在其中,这就是文人的风骨。古代有个文人写过名为《三山》的诗句:“南朝凤皇台,置酒昔高会。酒酣望三山,宛在青山外。”丁耒的剑,无酒却酣,无味却甘,他落下最后一剑的时候,甚至仿佛有坐落凤凰台上,登高远望,与友相会的古人奇景。他友人不多,知音难寻,如今这剑,却成了他的知音一般,铮哐有声,令人回味。

    就在凝神的间隙,他的眼前闪过一道信息:“恭喜你,杀死五名军卒,彰显侠义,获得10点功德值!你目前受伤严重,侠义榜念你初出茅庐,特许你一次机会,若需治疗,按照你的弱不经风的体格,需运用1-10点功德值,初步治愈,1点,完治愈,10点。”

    丁耒无奈笑笑,他本意是准备将功德点加在三山剑法上的,争取突破到的境界,可惜现在受了重伤,若要完治愈,等于浪费了10点功德值。这些伤痛,还未伤及要害,他至少还能忍受。

    于是丁耒点了‘初步治愈’这一栏,浪费1点功德值,身上血液仿佛凝固,接着如沐浴了一道温泉,舒适喜人,他的腹部伤口停止流出血液,有结痂的征兆。

    “想不到这个侠义榜如此神奇,能当场治疗伤势,可惜只有这一次机会,而且价格实在黑,我弱不经风就需要10点才能完治愈,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开启随时治疗这个契机,若有如此逆天的机会,那我倒是不再担心受伤了,以后危急关头总有用处。”丁耒一边盘算,一边从背上的药箱里拿出了药物,这些都是他平日必备之物,打开布包,药香浓郁。

    他拿起一颗青色的药草,这是青松草,能够止血活络。在口中咀嚼了一下,然后敷在了伤口处,并用布包包裹,裹紧严实。

    疼痛稍缓,他心绪安定些,他想到了侠义榜功德值剩下的9点,下定决心,猛的加在了“三山剑法”之上。按照之前“三山剑法”:1120这个程度,正好突破到。

    “三山剑法,2045,!恭喜丁耒,可喜可贺,你离大侠更进一步了!祝你一路顺风!”

    丁耒只觉得脑子里像是多出了什么,三山剑法更加融会贯通,指哪打哪,熟练许多,若要他自行参悟“三山剑法”,怕是要半年甚至一年,能力方可提升。感受到手里的剑,忍不住挥舞了一记,剑光流转,三山招式,手到使来,轻而易举,举重若轻。他的武功再次进步,自然值得喜庆。

    不过他知道,目前还有支线任务没有完成,爬上山坡,欲要去解救那三名妇女。突然侠义榜再出弹出信息:“一名妇女宁死不屈,撞死树下,还剩下两人,还请早些解救。”

    丁耒心头一肃,就刚才功夫,他失去了1点功德值的机会,不觉肉痛,如今哪怕1点都不能浪费,若是加到三山剑法上,能增强武功,也能更接近报仇机会。

    他丝毫不怠慢,足尖一提,如踏东风,快步就冲向了小树林。

    此刻树林里,地上横尸不断,一名夏朝军卒,正抓着死去的妇女,恶狠狠地道:“臭娘们,给你舒服的机会不要,非要寻死,晦气!”

    两名妇女依稀恐惧地大叫,衣服已被撕开,露出肌肤,两名军卒一脸猥亵的笑,上下其手。

    就在这时,之前处理死去妇女的军卒,突然一回头,大喊一声:“小心!”

    两名军卒一时莫名其妙,等到反应过来,只见一道寒风扑面,血花四溅,二人头颅当空飞落,无声无息。

    “你你你,你居然还没死!”之前那名军卒换了中原话说,惊恐万分,他分明瞧见,将领钟流已砍中丁耒的眉心,寻常人早就身死当场,而丁耒如今只是额头留下一道疤痕,如同古代二郎神,一张细线,狰狞可怖。

    丁耒远远看着此人,顺手一踢,从地上踢出一道长戟。

    长戟扎来,罡风凛冽,这名军卒显然有些本事,大吼一声,从腰间拔出长刀,居然是类似钟流的刀法,刀光如血,仿佛霹雳,直挺挺地打飞了长戟,接着他脚步跨出,在半空中刀光抡成一道圆弧,圆光温润,暗合杀机,看似华丽,实则惊心。

    丁耒身随剑上,提剑刺来,剑光如虹,与圆光拼在一处,滴溜溜的刀身,忽而转回,落在那人手中,片刻,他如跳蚤,身法诡异,落在丁耒的旁侧处,出刀劈砍,当头就是一记急风骤雨。

    丁耒心平气和,缓缓调息,三山剑法中的“坠山”,如同垒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