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侠义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 临时提升
长戟。

    接着另一人趁机就要洞穿丁耒的身躯,丁耒另一只手一横,就抓住了戟身,顺势一拖,这人就被拽了过来。

    他的另一剑片刻划过二人的长戟,刺向了眼前之人的脸庞。

    就这一番动作,虽然生疏,但也还算连贯,只见眼前有一道信息跳过:“三山剑法增加修为,1120,目前等级。”

    丁耒眼中喜色划过,果不其然,他经历生死危机,也能突破,增强三山剑法的修为。

    他的剑光再转,似乎流畅了许多,划破一道沉拙的轨迹,拙是三山剑法的特质,看似愚笨,实则聪慧,就像丁耒这个人,过去总是诗词歌赋,常读经书,真正处理好生活里的事情来,也自有一番独到的见地。

    丁耒的剑,不是杀伐之剑,但也胜似杀伐之剑。

    剑如其剑,剑光流转,当空一顿,就从其中之人的眼眶划过,说来他也犹豫了一下,是第一次杀人,心中难免有所芥蒂。

    这人惨叫一声,鲜血洒了整个长剑,张口怪喊着,另外二人见情势不妙,并未逃跑,而是趁丁耒拔剑的一刻,长戟直冲而来。

    丁耒猛的抬腿,踢开眼前男子,长剑脱身,再次施展三山剑法,这次当空再变招,是以“坠山”之式,仿佛瀑布坠落山间,叮咚起响,绵绵不绝,坠的这一招功夫,暗合他的身法,同时压低了身形,与两戟战在一处。

    叮叮咚咚,乱响不断,剑与戟摩擦出刺眼的火花。

    二人一时间与丁耒僵持不下,这并非丁耒弱化了,而是这二人已经震怒,人在怒时,自然武功提高不少,然拼命,含恨攻击,打得丁耒几度招架不住,但还是险而又险地避过了要害,身上却已经挂了几道血痕。

    丁耒再要提剑,却觉得手臂有些乏力:“糟了,我本身体质如此普通,施展这样的剑法,早就透支,哪能相抗?”

    他缓步退却的时候,又不慎中了一戟,这次是划到了腹部,衣襟开合间,有血液流出。

    丁耒振作精神,剑身连续变了三次,“坠山”、“搬山”、“截山”,仿佛三道大山猛烈压来,但每次大势已出,却又有一番去意回转,是丁耒气力不足,无法支撑三山剑法这样大消耗的武功。

    他现在也是叫苦不迭,身上起码七八处伤势,如何能对付这二人?

    “能不能给赊我几点功德?”丁耒心中叫唤着,却始终不见有信息应答。

    这时,他身上再次中戟,火辣辣的刺痛,他硬生生忍住疼痛,都说读书人:“头可断,血可流,风骨不可休!”他咬紧牙关,拼死冲了上去,这一次出剑决绝,完是不顾生死的打法。

    如此反扑,令面前军卒愕然一惊,明明丁耒已经力气已失,再作消耗,必定死于戟下,如今却还有余力,怎能不心惊!

    只见丁耒与那名军卒相互交错,丁耒的腹部被洞穿,而军卒的胸膛则染红,二人几乎都是同时一震。

    另一名军卒长戟适时刺来,丁耒猛的抓起眼前军卒,当作死士,垫在面前,长戟一下子洞穿了此人,丁耒脸色微微一苍白,就摇摇欲坠,这时候他看到了飞来的数字:丁耒,体质1.2,弱不经风。

    他的体质居然增加了0.1点,别小看这0.1,就在这一刻,他的身体似乎多了几分余力。

    有如火烧般的血液,滚荡激烈,冲刷在经脉之间,这是体质提升的表现。

    加速了血液流动的同时,他顺势拔出了长戟,身体微微一斜,装作要倒地的样子。

    对面那名军卒本来心有迟疑,这下子觉得丁耒是真正的强撸之末了,当即一戟扎来,刺向丁耒的喉咙,手段极其狠毒。

    丁耒蓦然眼睛一闪,左手顺势一拿,就抓住了长戟,他的剑也顺势而前,冰冷剑身之上,遥相倒影,露出了那名军卒惊恐的脸色。侠义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