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侠义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 临时提升
    眼前仿佛有弱水三千,压身而来,呼吸逐渐急促。

    丁耒的身影也渐渐如波浪,浮动,整个虚化身体消失,悠悠醒转过来。

    眼前那名夏朝将领钟流已经不在,遥远处林关炊烟袅袅,火光已尽,但身后的不远处丛林中传来了砍杀声,惊呼声,大林城方向此刻也阴云沉沉,血光冲天,一眼便知出了状况。

    丁耒摸了摸腿部,伤势完弥合,他轻盈一拔,那道羽箭居然变成了细沙一般,缓缓流逝在地。丁耒不禁愕然,果然应了“侠义榜”说的,居然连羽箭都粉碎了。真是不知道这“侠义榜”从何而来,因何降临这个世界!

    他缓过神来,看向面前的洛青峰,洛青峰已经悄然死去,死的时候双目圆睁,到死也不瞑目。

    丁耒心中流过一丝悲凉,缓缓覆盖上洛青峰的眼睛,“师父,一路好走!”

    他猛的咬牙,摇摇晃晃地起身,正见近处五名军卒正在剥离吴禁门徒的皮肉,丁耒心头森然,这几人必杀无疑!

    而遥远处的三名军卒,正在调戏三名良家妇女,在妇女身旁,倒着五名壮汉,身死不知。

    丁耒目光一寒,正要先悄悄迂回,去杀剥皮的五名军卒,这时突然眼前闪过一丝信息:“支线任务:夏朝军卒荒淫无度,当杀之而后快,成功救下百姓,每救下一人1点功德值。”

    “原来还有支线任务,这个侠义榜不错,给我多送3点功德值,我就笑纳了。”丁耒心中沉定,抽身而上,他脚步挪动极为缓慢,轻盈得仿佛听不见动静。

    对面树林里,三名妇女不断大叫着,也间接掩盖了丁耒的声响。

    除此之外,面前不远处五人在小心翼翼地剥着吴禁门徒的皮肉,皮翻肉绽,露出森森白骨,丁耒恶寒之意更重,随手捡起两把短剑,趁着几人没有反应,猛的刺了过去,快速灵动,几乎是必杀的格局。

    面前二人当场中剑,惨叫一声,双眼一翻,倒在血泊中,生死不知。

    另外三人及时反应过来,都是惊异无比:这个丁耒居然是漏网之鱼,没有死去!

    “找死!”三人说着大夏语,大吼着提戟杀来,简单粗暴,当头用尖锐的戟刺向丁耒。

    丁耒第一次与三人对阵,虽然慌慌张张,但好歹三山剑法熟能生巧,当即一招“坠山”,气势如坠,仿佛大石落地,剑光沉凝,压制住了三人的长戟。三人施展长戟,非常沉重,丁耒压了一记,却感觉手头如堆满了山石,几乎把握不住剑身。他这柄剑幸好是好剑,没有弯折,反而铮然发声,在丁耒的抖动中,弹出一片浪花,对准了其中一人的头颅扫过。

    他对付这些恶贯满盈的大夏军士,根本不留手,处处是杀招。

    剑光弹过,抖落两点血花,这人脸上出现了一道豁大的伤口,他面目狰狞,怒吼着:“杀了他!”

    两人同时转戟光,横扫而来,如扫帚一般,无物不扫,这些大夏军卒力气颇大,提着长戟,居然能快速旋转,虽然舞得气喘连连,但也逼得丁耒连续倒退。

    丁耒足尖往一处踏过,地上长戟砸下,落了一个坑,是方才那名受伤军卒施展的,他几乎是暴怒,长戟乱舞,打得丁耒措手不及。

    这还是丁耒经过“侠义榜”融入体内,精神集中,目光敏锐作用之下,才勉强抵挡,若是在之前,他恐怕当场就要遭难。

    三人见丁耒如此灵动,也开始玩起了战术,逐步向前,呈现一个包围圈,将丁耒牢牢围在一块,手中长戟如大刀阔斧,横劈扫斩,完不顾一切的打法。

    丁耒目光扫过三人,望向那边的三名女子,那三名军卒似乎还未发现异样,但如此继续下去,只怕他一人难敌四手。

    他索性一个倒转,三山剑法以力降人,以拙为定,以“截山”之势,重重劈在两人的长戟上,压着二人,趁机脚步一动,踏过长戟,借力飞遁而出。

    他这番动作,已经超越了普通人的水准,说来他仍是,那么达到武功得到什么程度?

    这些军卒实际上也无甚本事,此来打破林关恐怕另有蹊跷,中原军队断然不可能如此脆弱不堪,更何况是这是皇室所在的域内,天霖域。

    想到之前那名钟流,他一人恐怕就能抵挡数百军队,夏朝恐怕是以最高武力为重,以高武降服低武,驾驭一切。

    三人见丁耒跳开包围,朝坡下跑去,立即也追逐而上,其中一人更是掷出长戟,想要当场给丁耒来个“穿心杀”。

    丁耒目光一动,剑如长歌,仿佛匹练,梭光连绵,与长戟对在一起,刚一接触,丁耒就被这一股含怒的大力,逼得倒退。

    此时另外二人也提戟杀来,毫无花俏,纯粹的蛮力打法,但一力降十会,戟身重如巨木,顿时猛的就砸得丁耒手中颤抖,长剑几乎拿捏不住,他咬紧牙关,将三人硬是拖在了山坡处,眼见距离另外三名军卒很远,这才放下心来。

    他大吼一声,文人的风骨一扫而空,颇有了几分武人的气势,只见他的剑法再变,是“搬山式”,仿佛真的搬来一座高大巍峨的山岳,生生扛住了两人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