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侠义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 箭雨纷飞
    几番思量,便从药铺里拿了些药品备用,金针也带上,随身新携带的长剑也带上,便于应付不时之需。

    离开药铺,外面人来人往,形容自在,安逸坦然,仿佛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就是路上多了几名乞儿,丁耒心生怜悯,随手抛下仅剩的几文钱,道:“你们若有时间就快走吧,现在城里恐怕不安。”

    “多谢恩公,可是天下之大,我们也无处可去,来到大林城已是穷途末路。”这几名乞丐不由悲从中来。

    丁耒感叹一声,了无办法,遂道:“北面附近有个少安镇,你们可以去那里避避风头。”

    言语方落,便有一些青年指指点点,他们与丁耒相交不深,平日也常常讥笑丁耒文弱,此番听闻丁耒所言,更是觉得丁耒在危言耸听,是个实打实的伪君子。

    丁耒不与他们计较,犹豫了一下,还是不方便多说,还是找师父回去为好,只得转身离去。

    山雨欲来风满楼,落日渐暗,徒生星月,云雾散开,逐渐成片,有拨风行雨之兆。

    丁耒看看天色,心头愈发紧张,他走出大门,方才那几名女子,依稀在河边游玩,见了丁耒,都是掩嘴偷笑,却听得丁耒道:“你们还是回城避一避,大林城恐有不祥,早做打算。”

    “丁公子这才回来,就在这里鬼话连篇,怕是读书读傻了吧。”其中一名叫做秀儿的女子,吃吃笑着。

    另外几名女子也跟着嬉笑连连,让丁耒摇头晃脑,直是叹息。

    见劝说无果,他便独自一人,往城郊方向前去。他如今比起一个月前,稍稍会了些武功,步伐也稳健不少,都是那名无名侠士所赐,若非那名无名侠士,他只怕早就身首异处,乱葬重山。如今他也不算弃文从武,倒是文武双修,希冀能改变命运。

    他本身根骨不差,要想有所成就,不过是时间问题。

    一路走着,便有淅淅沥沥小雨而落,满地泥泞,湿滑难行,丁耒幸好临时拿了一顶草帽,本是作掩盖行迹之相,如今倒也可以避风挡雨。

    走过一片山岗,前头树林森森,云雾诡谲,难以目测,加之雨下甚大,更滑腻不堪,难以行走。

    顺着山道一路往上,便见风雨中有几豆人影,一边哀嚎,一边走着。细细看去,是一老一少,老的背了弓箭,少的拿着砍刀,少年身上挂了彩,甚至肩头还有刺破露在外的羽箭。

    丁耒心中凛然,只觉得恐怕来势汹汹,已有另一批人遭了毒手,上前追问道:“敢问老人家和这位朋友,你们可曾遇到过什么事情?”

    看二人神色慌张,丁耒愈发肯定,便听老人道:“我和孩子本住在此处五十里外,谁知前两个时辰,突见有火光,一时不及躲闪,房子便被烧了,再一瞧,原是一小股军队,穿着夏朝人的服饰,孩子他娘没能逃出来,深感悲痛!壮士!你是从大林城出来的吧,还是回去吧,外面不安,如今风风雨雨,到处是厮杀。”

    “那我师父!”丁耒听罢,更加坚定了前去的信念,若是不去,他就对不起生养多年的师父,如今师父要遭难,他岂能坐视不管。

    “壮士!”那名老人依旧喊着,却见丁耒越走越快,身后传来了丁耒的声音:“老人家,你们先去大林城躲避,最好将事情通报官府,我此时有事,就不奉陪,来日还望能见到。”

    丁耒越走越远,路上更见到不少伤重不治的百姓。

    这些百姓都居住在城郊山里,平日淳朴,也从未与人结怨,却遭了这等惨事。

    走到一半,便听有女子在哭,地上躺着一名中年男子,青白脸色,肩上同样挂着羽箭,还好此人尚能获救。丁耒金针妙法,在其肩周穴附近来回游走,血液一会便通,有黑污从肩头倾泻,染黑了半边肩膀。

    “余毒已去,赶紧走吧。”丁耒一面叹息,一面搜索着伤员。

    这一路上耽搁,已救治了不下五名伤员。

    即便丁耒知道师父恐遭大难,却也不得不滋生怜心,帮扶身边人。俗话说:“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百姓无论在哪个时代,是战争还是和平,终归是弱势,世道再如何不公,百姓却只能忍气吞声,挨疾病,挨刀剑,是为皇朝蝼蚁。

    丁耒素来仁义,能救一个是一个。

    待走到城郊义田岗的时候,他已经是气喘唏嘘,纵使学了几手武功,却也因情急,加之为民施针救助,损耗了些心神体力。

    义田岗,山包垒耸,田埂四布,四面树林环绕,鸟雀惊乍,遥遥看去,有火光从不远的房屋传出,熊熊烈焰,直冒灼辉。这里平日住着大林城第一枪客吴禁与他的门徒,可眼下,周遭栅栏已破,飞鸟尽去,火光炎炎,甚至能看见路上有焦尸遍布,分不清衣着,但从所佩尚未焚毁的饰品看,肯定是吴禁门徒无疑。

    丁耒更是心头慌乱,若真是林关被破,那大林城恐怕也摇摇欲坠,面临生死存亡。

    正张望,却听不远处有痛喝之声:“快逃,我来殿后!”

    丁耒一听就是吴禁的声音,见火光之中,窜出五道身影,是自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